阿離離

靳东 王凯 楼诚大法好

【楼诚】木娄猫和仓鼠诚03

风声依旧🐰:

01
木娄猫发现仓鼠诚其实很能吃,在它心情好胃口又不错的时候,它可以把一大份儿坚果吃光。
而且,打扰仓鼠诚吃吃吃的后果就是……
不给看!不给摸!不给抱!
……好吧以前也没有抱过……
木娄猫趴在仓鼠诚的笼子旁边,眼巴巴的盯着糖果色的仓鼠屋,内心渴望着一次邂逅,虽然是预谋的。
但是仓鼠诚只伸出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把坚果勾进房子里。
木娄猫觉得自己要抑郁了。


02
明台总觉得某只向来灵活的肥猫,最近越来越不灵活了,连他摸它的尾巴,也只是甩一甩的敷衍了事。
两只眼睛死乞白赖的盯着仓鼠笼子,明台深刻怀疑这只肥猫终于开了窍,想抓鼠吃了。
明台现在连一个白眼都get不到了,更别说什么做作业了。
小少爷心里苦,但是小少爷不说。


03
你看我做什么?
仓鼠诚终于憋闷的受不了,瘫坐着靠在房子边上,让木娄猫瞬间联想到了明台的表情包,一个仿佛被掏空的中老年大叔……木娄猫使劲甩甩头。
……我觉得你很可爱……
木娄猫摸摸鼻子,伸爪就想去摸摸仓鼠诚的小屁股,软软的,还毛茸茸的……世界第一可爱。
仓鼠诚灵巧的扭了扭屁股,木娄猫的咸猫爪顺利的卡在了笼子上。
归根就底,月半,才是硬伤。


04
仓鼠诚不喜欢可爱这个词儿。
可爱是形容曾经住在隔壁漂亮的小公主笼子里的那只曼春鼠的。
只有帅,才能形容它的风流倜傥,桀骜不驯,玉树临风,花见花开。
于是,它留给了木娄猫一个圆润挺巧的屁股,让它自己体会。


05
木娄猫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仔细端详仓鼠诚的屁股。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小小的,可爱的不得了的小菊花。
木娄猫觉得,想叫春,想发情,想勾引这只鼠奉上它的小菊花。
然并卵,它又不是母猫,仓鼠诚更不可能理它了。
木娄猫没精打采的趴着,抑郁了。


06
明台新买了一袋美国坚果。
仓鼠诚咽咽口水。
它试着摇了摇鼠笼的门,锁的很紧。它又试着从笼子上面的缝隙爬出去,手太短,够不到。它打量了一下趴在旁边看上去蔫蔫的木娄猫……好像可以行得通。
喂!
仓鼠诚拍拍笼子。
木娄猫扭头,喵!它的仓鼠诚正用热切的【并不】眼神儿望着它!
你……能不能把那些坚果拿过来……?
木娄猫看了看摆的很高的储物柜,下意识的捏捏自己肚子上的肉肉。
……好吧。


07
一个灵活的胖子。
仓鼠诚一边吃着坚果一边瞟着原地满血复活的木娄猫。
好像和它交往也不错,至少坚果有得吃……
于是,仓鼠诚就这样轻易的把自己廉价的卖给了一肚子坏心眼走心更走肾的木娄猫。


TBC

评论

热度(135)

  1. 阿離離桑葚洱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