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離離

靳东 王凯 楼诚大法好

【楼诚】木娄猫和仓鼠诚02

风声依旧🐰:

01
木娄猫懒洋洋的躺在阳台上晒太阳,婀娜多姿的翘着腿,就像在沙滩上勾引男人目光的女郎。
明台被自己的联想活生生的惊出了一身冷汗,小明同学表示,猫大爷就是猫大爷。不过过了一会儿,他盯着木娄猫上上下下的溜了一圈儿。
猫大爷测过脸,一张圆圆的大脸和舒服的眯起来的眼睛,眼神依旧轻蔑挑衅。
小明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大姐!明天去给咱家猫做绝育手术吧!”
看报纸的明镜莫名其妙的点点头。


02
傍晚,木娄猫趴在仓鼠笼子边上和仓鼠诚一起吃饭。
木娄猫为自己的行为做出了合理化的解释:仓鼠诚下饭。
木娄猫吃完了自己碗里的小鱼干,意犹未尽的咂着嘴儿,梳理着自己的胡须。
绝育手术是什么?
木娄猫还是决定不耻下问,毕竟仓鼠诚在宠物店混过,市面上应该挺懂行情。
仓鼠诚啃着坚果,仔细的回想着。
绝育手术好像就是切掉蛋蛋。
仓鼠诚一本正经的回答。


03
木娄猫不淡定了。
木娄猫要暴走了。
做了好几年的纯爷们儿……呸,公猫。居然要把它变成太监……不对,变成……没有蛋蛋的猫。
木娄猫愤怒的抓碎了明台放在书包里的练习册,并认为,是时候离家出走了。


04
木娄猫的离家出走计划在十分钟后宣告放弃,因为仓鼠诚好像吃坏了肚子,窝在笼子的角落里,没精打采的趴着。
木娄猫努力的把桌子伸进笼子里,粉嫩的肉垫轻轻摸摸仓鼠诚的后背,以及……挺翘的屁股。
!!!!!
木娄猫想,如果以后还能摸到这么软手感这么好的小屁股,不做男猫好像也没什么。
仓鼠诚感觉到某只咸猫爪在自己的屁股上为非作歹,不爽的扭扭屁股,表示抗议,结果连同短短的尾巴也一起送进了咸猫爪。


05
明台一手拎着仓鼠笼子,一手抱着木娄猫,去了兽医医院。
医生嘱咐了几句,比如不能给仓鼠吃太湿的东西,以及窝里不能潮湿度太高,就在仓鼠诚的屁股上打了一针。
木娄猫不爽的盯着医生的那只按住仓鼠诚的手,心里刷过无数条“快放开我的鼠”的弹幕。


06
明台在木娄猫预谋在医生手背上挠出几道血痕之前,紧紧的抱住了它,并把它的蛋蛋给医生看。
那个万恶的医生居然还端详着它的蛋蛋摸了好久……
……
木娄猫觉得,猫生走到头了。
它还有什么脸在猫界混。
“你家这只猫有点过重,做绝育手术可能会落下后遗症。”
明台也觉得,自己可能要永远被这只月半猫鄙视了。
人生无望。


07
仓鼠诚连着几天都病怏怏的,连带着木娄猫带来慰问的坚果也遭了冷遇,堆在笼子的角落无鼠问津。
木娄猫也没有了鄙视明台的兴趣,趴在笼子边上盯着仓鼠诚看。
睡觉好可爱……
打呼也好可爱……
委屈更可爱……
我的鼠就是可爱……
全世界第一的可爱……
木娄猫沉浸在鼠萌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仓鼠诚觉得,这只猫绝对有猫病。还能不能让鼠好好上个卫生间了!摔!


TBC

评论

热度(151)

  1. 阿離離桑葚洱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