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離離

靳东 王凯 楼诚大法好

【楼诚衍生/凌李】追星追到这个份上(甜一发完)

whatdidfermiparadoxsay:

私设如山


吾日三省吾身:OOC了吗 无剧情吗 虐吗 


==================


1. 


  是在南京。


  铅华洗尽,铜驼暮雨,荒草颓垣埋兴废,即便如此也锁不住郁郁王气。古今事只看金陵,是历经世事的淡然,是大隐隐于市。


  所以南京很适合现在的凌远。


  大型医疗事故总是需要一个背锅的人,市里给的压力太大,凌远像头牛一般跟那些人僵持了半个月,最后还是在恩师的劝说下妥协了。


  停职查看。


  说得还挺好听的。


  不知这一停要停多久。


  他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了,所以早上六点半自动醒来,恍恍惚惚刷牙洗脸,换好了衣服才想起来今天不用去上班。


  凌远扯了扯刚系好的领带。他突然想,这时候的身边要是有一个人陪着,应该也是好的。床头只有一本侦探小说,是密室系列的大结局。他也并没有睡回笼觉的习惯,拿了小说和钥匙便出门了。


  车对于男人大概和包对于女人是差不多的概念。


  一掷千金,安抚人心。


  他喜欢开车,但是平日里用车的地方不多,更何况上下班都是高峰,开车的比不上骑车的,骑车的比不上走路的。


  今天不一样。今天不需要目的地。


  他也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听着歌,开上了沪宁高速。


  差不多快到午饭点的时候,他收到一条短信——欢迎来到南京。




2.


  凌远跟以前的一个朋友联系了一下,对方推荐了一家鸭血粉丝店给他,也说因为工作日的关系,只能晚上再聚。


  他定了目的地,开着导航,向这家传说中新街口丰富路的鸭得堡出发。


  “前方路口,左转。”冰冷的机器说。


  “前方200米,左转。”合成的人声。


  凌远认真地问车载导航:“是不是有点不对?”


  “前方300米靠左行驶,然后左转。”


  凌远有点懵。


  “诶,不对啊。”他说。


  “前方路口左转。”一如既往冰冷的声音回答他。


  “那我这不是又回去了吗?”凌远疑惑着,但是还是方向盘打了左。


  完美地回到了他出发的地方。


  “嘿我说你这个傻机器,你别说话了!”


  “向左前方行驶。”


  “左前方就是回去的路!”凌远也火大了。


  他在这个路口绕了两三圈之后,毅然决然地放弃了。他听着导航一路苦口婆心的“掉头!掉头!”也不管,径直瞎开。


  最后他停在湖南路上一家不太起眼的鸡汁汤包店前。


  实在是饿了。再不吃饭又得胃疼了。


  刚坐下,旁边就蹿出来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


  “那个……你好。”那人站到凌远旁边,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声说,“能借我十块钱吗……”


  凌远抬头,对上一双澄澈鹿眼。




3.


  几年前,李熏然从鲜花食人魔手里逃生之后,李妈妈说什么也不让李熏然再回警队了。李熏然虽然没被犯人打垮,却是真的被母亲的眼泪击溃了防线。


  李局长给他挂名了一个顾问,权限都是开的,但是没什么大案的时候也不让他插手,说是好好休养。


  这一休养就是小半年。


  他还是闲不住,手一痒,写起了侦探小说。


  光是想笔名就想了一整晚。


  刚开始也只是自己写着玩,以前的经验加上李熏然自己的脑洞,故事总是有理有据又天马行空。男性的文笔算不上华丽,但是心思缜密所以细腻,又处处透露着刚强,让人欲罢不能。


  他一本比一本写得好,是因为他有一个对手,一个非常忠实又聪明到极致的读者。这个读者总是能猜到他接下来的走向,看出他的大部分伏笔,专业知识又绝对过硬。所以其实每次他更新、成集的时候,暗地里都在和这位读者较劲。


  现在密室系列的大结局终于也千呼万唤始出来,李熏然开始被出版社拉着各地签售了。


  但是那个读者最近却像是消失了一样。


  李熏然无从下手,也并没有更多的心思去猜测,只好每天都暗暗等着。


  直到现在,他都觉得这几年的变化像是一场梦。


  换做三年前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穿着一件套头衫一条牛仔裤——因为用不惯酒店的刮胡刀所以下巴还贴了个小小的创口贴——偷偷跑到一家鸡汁汤包店,问一个陌生人借十块人民币,买一份汤包。


  “我我我溜出来的时候没有带钱,但是我会还给你的,我留个你号码吧,我现在没网,我回去就……”李熏然没等陌生人开口,又自顾自地讲起来,听起来有商有量。


  但是反驳了大部分可能的不借钱的理由。


  凌远看着这个人,说,坐。


  现在的孩子啊,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凌远叹气。


  “你溜出来,爸爸妈妈知道吗?”凌远点了两份汤包两碗鸭血粉丝汤,语重心长地对年轻人说。


  “啊?”李熏然有点纳闷,“应该……不知道吧……”


  “吃完快点回家吧。”凌远说。


  “不过我家不在这里……”李熏然觉得有点怪,但还是顺着小金主的话说下去,“我是隔壁市的。”


  “巧了,我也是。”凌远露出一个温和的一字笑,想要劝服这个误入迷途的年轻人,“一会儿我可以开车送你回去。”


  “不用了不用了。”李熏然觉得整个走向越来越不对,但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他把手机号码写在餐巾纸上递给凌远,“你加我吧,我回去有网了就微信转给你。”


  凌远想,有了号码,万一这样的小年轻出了事,也是有个照应,更何况是一个离家出走无依无靠的少年,就点点头,目送他离开了。


  李熏然恍惚之间觉得自己被那位好心的陌生人当成了未成年不良少年。


  回到酒店,看到凌远发来的微信验证,他通过了,老老实实备注好“小金主”,自我介绍了一下叫李熏然,然后没等聊上还钱这个事,就被出版社的人叫走了。




4.


  也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再见面。


  凌远到五台山总店的先锋书店逛逛,本来是想买下整套密室系列,现在手边的这本因为韦三牛一个不小心泼了水,他怎么看怎么心疼。奇怪的是书店里人满为患,一点也不像现代的书店该有的样子。


  “您可以坐在那边排队了。”收银员对买了整套书的凌远说。


  凌远转头一看。


  一个小时之后刚好有密室系列作者的签售会。


  据说这会是读者第一次见到“木一”的庐山真面目。


  凌远反正也不赶时间,趁着旁边座位还多,也就一边排队一边看起书来。他旁边坐着扎丸子头戴木框眼镜的大叔,也是买了一整套书准备等作者签名。后来读者慢慢多起来,下至十几岁的高中生——下次逃课不要穿校服好吗,上至——凌远自己,都望穿了眼。


  说是3点开始,但是两点四十几的时候,台上已经有了人。一个瘦高的青年来来回回地走,自己搬桌子搬书搬凳子,本来都没人在意,以为他是工作人员,没想到他搬完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自己也就一屁股坐了下来。


  他摘下帽子,从上衣的兜里拿出钢笔,微微笑着,眨了眨眼,一副“我准备好了你们上吧”的样子看着黑压压的一片人。


  “嘶……”


  这一片从没见过他的人,统一发出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卧槽这帅得有点犯规了啊!


  ——上帝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为什么!


  ——你看他的手指……我不要活了……


  凌远听见这阵仗,终于从书里抬起了头。


  “原来不是离家出走啊。”凌远喃喃自语。




5.


  凌远也没排队,只是等人都差不多散了,才走上前。


  李熏然跟出版社的人起了点争执,他想要把所有的书都一一签完,最后那个生病的小姑娘也就挥挥手懒得和李熏然争,自己站到一边帮忙维持秩序。


  “辛苦了。”凌远递上书。


  “谢谢你。”李熏然没抬头,习惯性地回答了一句,龙飞凤舞地签完了7本书,抬头和面前人握握手。


  “诶?”这才看清楚。


  “又见面了。”凌远还是标准的一字笑。


  “你等我一下我很快签完。”李熏然也没时间多说,留了一句话就继续埋头签名。


  他当时取笔名的时候,就是从李里面取了一个木,然后加上一个一字,纯粹是因为出版社说有签售环节,他灵机一动选了笔划最少的字。


  现在后悔没取名叫一一了。


  签到手发麻,李熏然终于合上了最后一本书。他帮忙收拾好了会场,发现凌远还坐在旁边看着书。


  “终于完了。”李熏然走过去坐在凌远身边。


  “饿吗?”凌远小心翼翼地收起书,问。


  “饿。”李熏然笑,“但是得我请你吃饭。”


  虽然是第二次见面,但是李熏然总觉得他们好像以前就在这座城市相遇过。凌远也不可能是真的特意跑来要钱的,这样能再次遇上,也是充满了隐喻。他乐于跟着心情走。


  凌远带李熏然走到停车的地方,拉开门之前,最后问了一句。


  “你不怕我是个……恩……坏人?”凌远实在没找到更合适的形容。


  李熏然意味深长地看凌远一眼,然后坐上了副驾驶位。


  ——我堂堂大刑警。


  俩人在车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李熏然偶尔也和瞎导航吵两句,逗得凌远直笑。


  “其实我写的那些案件,一半真是一半虚构吧。医学上的知识我不太懂,以前办案的时候也都是法医说什么我们就听着。”李熏然解释说,“我是想过要好好研究的,有人跟我说过第六册里有个bug,但是关于肝胆内脏什么的,太高深了,一时半会儿也参不透。”


  “所以后来某一次,法医成为了凶手,你的主角没有可以信任的法医了,才出现了bug。”凌远接话。


  “对。”李熏然很满意地点头,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高效,不用多费口舌,“你也看出来了?”


  “不算是也吧。”凌远笑笑说。


  不是也,就是。


  他一本书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凶手的作案手法和不在场证明都是无懈可击的,所以更让凌远抓狂,因为不可能有完美的犯罪。他试图寻找各种蛛丝马迹来推倒,但是最后除了医学上的小bug之外,并没有任何的瑕疵。


  直到大结局的时候,这一本书里,主角抽丝剥茧,终于把凶手抓了出来。


  “所以难道你就是……”李熏然又一次震惊了。


  凌远笑着点点头。


  他一直都会写非常长非常仔细的书评给李熏然,人物性格犯罪过程都看得非常仔细,对于李熏然埋下的暗线也是洞若观火。每次李熏然更新一章,他就会更新一篇书评,顺便猜测接下来的走向。


  可惜他每次都差一点点就猜准了。李熏然的反转又反转让人大呼过瘾。


  李熏然有一百个想问的。


  比如,大结局都看了怎么还不写书评。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出现。为什么新文的bug你没有找到。


  但是他什么都问不出口。


  是啊,怎么说得出口呢。活生生像个幼稚的小鬼,在责备好朋友忘了叫自己一起去上厕所一样。


  “前段时间,工作很忙。”凌远像是看出了李熏然的疑惑,“我有空都还是会看一点,但是实在是没有时间写书评。睡觉都没有时间。”


  “你能听见我心里说话的声音?”李熏然试探地问。


  凌远瞥了他一眼,说:“写脸上了都。”




6.


  凌远下班回到家里,刚放下菜,就听见从书房一路滴滴答答蹦跶到厨房的脚步声。


  脚步声的主人扑过来一个熊抱,凌远连连后退两步才接稳。


  “我写完啦!”李熏然一脸骄傲地求表扬,“快来帮我检查检查。”


  “真厉害。”凌远用鼻尖蹭了蹭李熏然的鼻尖,“晚会儿拜读大作。”


  “为什么买这么多菜?”李熏然这才看到凌远脚边的两个大袋子。


  “想着我们也稳定下来了,该告诉三牛了,就让他晚上来吃饭。”


  “完了完了,你不早说,我这一整天胡子没刮衣服没换……”李熏然急了。


  “就是吃个饭。”凌远轻描淡写地说,“当三牛是颗大白菜就行了。”


  李熏然翻了个白眼,走到阳台去收衣服,顺手摘点他自己种的新鲜的小番茄吃。刚好凌远想起来忘了买小葱,也准备去阳台摘一点。


  凌远接过李熏然手上的农作物,另一只手揽了一下大作家的腰,交换一个深吻。


  “你猜你和这番茄,哪个甜。”凌远温柔地望进李熏然的眼里。




7.


  韦三牛一直知道凌远非常喜欢那个叫木一的作者。


  开玩笑,密室系列的第一本就是韦天舒大爷送给凌远的好吗。当时凌远还嫌弃现代年轻人逞能写什么侦探什么推理小说,看完一本之后还是没忍住买了其余所有。被韦三牛在办公室发现的时候,凌远有点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


  从南京回来,韦三牛听说凌远莫名其妙就有了签名,非常好奇,死皮赖脸的结果就是不仅看到了签名,还看到了凌远和木一的拍立得合照。这张照片被当成书签夹在书里。


  韦三牛摇摇头,连张照片都要了签名,凌远该是有多痴汉?


  听说凌远请到了这位大作家吃饭,韦三牛也顾不上第二天要交的报告——反正也是交给凌远的,下班了就像鞋底抹油一样往凌远家赶。


  他在楼下的时候,5.4的优良视力看到凌远和照片上的那位大作家在阳台拥吻。


  ——追星追到这个份上,够新颖,够别致啊。




END


=============


今天工作上的事情


委屈得像是吃了一吨炸药 请叫我背锅侠 


TAT


我们还是评论区见吧


bug明天改


全目录:费米的任意门  


  


  

评论

热度(1099)